出书不难 卖书很难

这个年代,要出一本书,绝非难事。若你有独到的专业、精彩的故事、众多的粉丝,能够写出一本《养生抗癌食谱》、《离婚三次的启示》、《化妆女王天书》之类的书本,甚至会有好多出版社会自动找上门。因为根本这个时代,内容总是供不应求,但又非常矛盾地到处都是免费的资讯,所以卖书已经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就以自己出书的经验,来对比一下澳门、香港、台湾这三地之间出书的难与易。

澳门,根本就没有几间出版社,但每年却又持续地有好多的出版。因为好多的书籍都是社团的项目、获得政府的资助,所以从资金这个层面来说,出书根本好容易。无奈好多时候,新书上架之后,出版单位跟作者都不紧张销量,没理会书本到底放于店里哪个位置,或甚至书本有没曾经出现在市场里面。我认为这是非常没意思,无论卖钱不卖钱,总不能出完就算,必须制造最多的机会让读者看到我用心写的每一个字。曾经多年之前,我们的非牟利社团「澳门创作人协会」出了一本名为《未命名的章节》的书,出版后除了放进本地书店寄卖,也找来香港、新加坡、台湾的寄卖管道,就是亲手五本十本的寄出,卖出的每本付上三成的寄卖费。这样的手法,当然不会赚钱,我们只是争取曝光的机会,真正营销的经验。当年虽然我们得到政府资助,但资助的金额仅仅可以覆蓋印刷的成本,若有更多的资金,就必定会请来台湾的通路帮书本做海外的推广上架工作,因为这根本是个需要专业负责的范畴,像我们这样自己逐家书店敲门、逐次寄出货件,根本就不可能持续发展。

香港,有着一个完整的出版业,每年也有好多新书上架,不过这个年头,好多时候出书已经并非为了卖书。因为明星网红效应,不懂写字都可以出书,好多出版社根本不在乎内容质素,最紧要以最快的时间印出一本图多字少又最贴近潮流热话的书本去吸引读者的眼球,更多作者只是为了多个衔头,因为大家都知道,香港这个市场,根本没几个人愿意买书了。曾经我有机会得到香港出版社的合同,不过却要我把流浪半个地球三大洲的故事减去北美和欧洲的部分,就只写南美就好了,而且还强调不用多字,三个月就要写完,版税就只有4%,还要卖完才付款。编辑也直接跟我说,现在书展卖到200至300本已经算是高销量,每刷只印500至1,000本,数字直接告诉了在香港出书纯粹就是为名不为利。

台湾,最有影响力的繁体华文出版市场,新书出版量世界排名三甲之内,有着几千家出版社,每年出版新书数万本,不过因为iPhone的出现和Facebook的粉丝页,近年出版量严重下滑,进入低迷寒冬,2010年出版业销售总额高达367亿,此后七年内下滑到185亿元。台湾的出版社有大有小,也有光是提供设计、排版、编辑、发行、通路等一条龙服务让作者自资出版的公司。好多时候出版社会找来国外高销量的书本翻译、专业顾问写天书秘笈、网络红人吸引粉丝,来确保收益。但有时也会发掘新星,给文学得奖者机会,或是非常幸运的人如我,通过自荐得到他们的垂青。其实我也很意外,像「皇冠文化集团」那么出名的出版社,竟然会有一位员工是专门负责看所有的自荐邮件,你没听错,是所有的自荐邮件,这是他们亲口跟我说的,听罢我发现这个世界原来也可以十分公平。那当然过了那位员工的一关之后,还要经过编辑那一关。老实说,这一关很讲口味与缘份。因为也有其他的台湾出版社编辑跟我说故事太大了,不会有人有同感,反而我的编辑就是看好我的大世界,所以给我送上合同,还有10%的版税,而且是发行之后就会马上收到付款。

但我在得到合同之前,编辑首先要求我开个粉丝页,也没有说到底要有几多粉丝才会送上合同,所以我只好抱着不要问只要信的心理努力经营,因为我寂寂无名,如果没有粉丝基础出版商定必赔钱,这是简单不过的逻辑。不过我最好奇是,在开始了粉丝页才一个月,就只有3,000个粉丝的时候,他们就送上合同了,难道编辑就在那么短的一个月就已经看穿了我是个锲而不舍的人,预知到我会在出书之前会把粉丝数目经营到6万、在出书之后拼尽老命到台湾大小城市来个巡回分享、再到大马、香港、澳门进行各项线上线下的宣传、能够在半年次内卖掉初版3,000本来确保公司赚钱?

虽然能够在半年内再印刷叫我老怀安慰,但其实这个成绩是两年经营粉丝页的努力再加半年新书宣传的冲刺。这个年代,卖书真的千个万个的不容易。不过这个年代,一般人出书的机会确是比从前多了。


《心的自由就是海阔天空》现已上市 
1个女生,世界3大洲,为期800天,一场「发现自己」的梦想之旅~! 内容写有我横越北美自荐寻工、直闯南美风花雪月、重回欧洲塌下病重、最终回在地中海小岛与拉丁情人拥抱海阔天空的最感动故事~! 
按此查看各地销售点


海阔天空产品系列 BTBS Product Series


海阔天空 Beyond The Boundless Sky
一个女生游历半个地球的梦想故事
Story of a girl who's travelling half the world
YouTubeInstagramFacebook

Comments are closed.